陈 Can💋

【傅宣】奶狮放归指南【12】

吃了吐:

*剧情写不走!我真的写不完啊OTL 。


*大家记得去看团综,虽然滤镜很可怕。


*想了一下我的大纲,中间为什么穿插了这么多感情描写!后面还有一点点纠结就好啦!


*BGM:禁区 by 黄龄




【12】认定


 




吴宣仪抱紧身上陈意涵给她盖上的毯子,整个人失魂落魄,房间外面有陈意涵叫来的人在帮忙收拾,整座别墅里的人都忙忙碌碌的,没有时间理会坐在卧室地板上的吴宣仪和陈意涵,天色有些暗,窗外早早亮起的路灯让吴宣仪的表情晦暗不明。


 


陈意涵沉默不语,想了想终究没有伸手拍吴宣仪的肩膀,她把手里的水递给吴宣仪,吴宣仪连眼睛都没有转一下,摆摆手表示拒绝,“没事的。”杨超越把绿色的恐龙玩具环在怀里,轻轻用头撞了一下吴宣仪,陈意涵担心杨超越影响到吴宣仪的情绪,手上使劲把杨超越拽回自己身边。


 


“谢谢。”吴宣仪没有什么表情,仍旧是伸手拍了拍刚才俯身过来安慰自己的杨超越的腿,“我只是觉得,我很蠢。”吴宣仪抬起眼睛,看着被改成临时病床的自己的卧室,可以从匆忙的医生中间堪堪窥见傅菁的手臂。吴宣仪突然感觉到疼痛的侵袭,“我好蠢啊,她有多爱我,从那些眼神,那些动作,今天的事情。”吴宣仪眼里的眼泪滑下来,从她的下巴掉下来,她仿佛忍受不了疼痛般地深吸了一口气:“……我都该知道的,她爱我。”她想起自己不不满意傅菁的回答而露出的不甘心的表情,那个时候的傅菁是怎么回应自己的?小心翼翼地低下头,握住自己的左手腕亲吻,抬起眼睛有些抱歉地看着自己。


 


你有多傻?不懂的一直是我。


 


一直固执地害怕自己用不平等的感情捆绑傅菁的意愿,一直努力地不相信那些身体力行表达的爱意,那双从头到尾都没变过的瞳孔倾诉的爱意难道还需要语言去粉饰吗?


 


吴宣仪把双手握紧,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尽力平复自己的呼吸,各种仪器的声音让她浑身冰冷,“最可笑的是……”吴宣仪颤抖着双唇想要继续诉说,陈意涵忍不住抓住她的双肩,意思是她不用勉强自己继续诉说,吴宣仪却是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我感到害怕。”害怕,吴宣仪现在还可以感觉自己下腹部隐隐的颤抖,“我居然觉得她会伤害我。”吴宣仪一口气把话说完,仿佛自己对着不知名的神父说完了忏悔词。“这根本就不是爱。”吴宣仪哽咽着说出这句话。


 


她用双手捂着脸,脑子里一幕幕都是傅菁眼里的点点受伤,看她一字一顿地说,你不要害怕,感觉到她手臂上温热的血液滴在自己脸上的温度。吴宣仪脑子里所有的记忆在乱窜,她咬着牙让自己拼命回想,记住,记住你曾经的愚蠢给爱你的人带来的伤害。


 


陈意涵粗暴地拉开她的双手,皱着眉头,用不轻不重的力度伸手拍了拍吴宣仪的脸,“吴宣仪!你给我振作一点!”她突然的生气让站在一旁的杨超越惊得向后退了半步,之后杨超越又默默地蹭了回来。吴宣仪红肿着眼睛看着陈意涵,“你给我记住,爱情这种情感,不是什么‘然后,他们永远幸福地在一起’这样的鬼话,爱是利刃,它能保护,也会伤害!相爱的人往往也会血肉模糊,你不要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陈意涵一口气说完之后,顿了一下,“她那个时候确实是想伤害你,或者说,想伤害人类,你的害怕没有错,但是你知道更害怕的是谁吗?”陈意涵看到吴宣仪眼眶里涌出大滴的泪水,用大拇指抹了抹,“是清醒之后的她自己,是害怕你真的被自己伤害的傅菁。你做的很好,你在恐慌中还是尽自己的努力保护好了她。”


 


吴宣仪在黑暗中的晕眩并没有持续多久,顶多过了三十秒,她就在血液的粘稠和冷汗中醒了过来,拦住过来拔掉傅菁后背的麻醉针管要捆绑住傅菁的安保人员,她站起身不敢去碰倒在地上的傅菁,她模糊的记忆告诉自己,她还拦住了想要打电话报警的清洁阿姨,拦住了要打电话给保安部的安保人员,大声地要求所有的现场人员不许动,关上大门不许任何人进来。


紧接着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陈意涵让陈意涵带自家保安公司的人来处理现场,她还叫来了私人医生立刻去处理清洁阿姨的伤口,处理好这一切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打电话给野生动物医院的专业医师,要求他们派出最好的医生参加保密手术,甚至在等待陈意涵来之前的时间里,她小心翼翼的擦掉了喷溅在不同位置的血点。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看过傅菁,她害怕,她害怕傅菁那过快的心跳变得慢下来,甚至停下来,她只能不断地做事情逼迫自己维持正常的呼吸。


 


想到这里,吴宣仪的肩膀垮下来,似乎因为陈意涵的话自己的大脑清醒了过来,“不能,不能让她被重新评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吴宣仪还记得自己用沾了血的手握住陈意涵的衣袖,一遍遍的重复: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


 


伤害过人类的野生动物会被重新评估,有很大概率会被评估为“有害”,这样的野生动物会立刻被遣返,失去在人类社会生存的机会。


 


那边简易手术室的手术也落下了帷幕,医生取下口罩,吴宣仪却因为虚弱有些无法站立,陈意涵拉着她手臂,帮她站起来,他们俩一起向医生投去紧张的眼神,医生笑了笑:“您放心,您家的野生动物没什么大碍,手臂的伤口完成了缝合,消炎的药物一会就会注射完,因为麻醉针是被不专业的安保人员远程射入的,方向有点偏离,并没有准确的落在肌肉上,造成她的肩胛骨下缘有些损伤,剩下的都没有大问题,只要好好观察就好了。”吴宣仪正要松口气,却看到医生的面色严肃起来,“比起肉体的伤害,她是不是还有一个多星期才需要注射第二针疫苗?”这是帮助野生动物更好地度过变异期的疫苗。


 


吴宣仪愣了愣,“对。”医生叹口气,“可能是她注射的第一批疫苗批次有些问题,不太稳定,导致她提前陷入了狂躁期,这些都是可以控制的,您放心,因为……您需要保密,我们只能用了另一批次的疫苗代替,常规来说是不会有问题的。”医生似乎还是有话要说,“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之后,即使不愿意重新做评估,我也建议您,慎重做好安全措施。”吴宣仪像是没听到一样,拉着医生的手臂,“注射疫苗之后会有什么问题吗?”医生叹口气,“不会的,但是今晚上她可能会有发热的症状,再加上她不太习惯,可能会抓挠自己的伤口,您要注意。”看出来吴宣仪完全不打算理他之前的建议,他也乖乖闭嘴招呼着护士和其他医生们离开了房间。


 


吴宣仪其实不知道陈意涵和杨超越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房间,陈意涵乖乖地帮吴宣仪和傅菁善后,包括给清洁阿姨安排和安保人员安排新的工作单位,保险起见她还是在没有告知吴宣仪的情况下悄悄留下了人员负责吴宣仪的安全,毕竟,即使陈意涵和傅菁熟识,也无法做到完全相信傅菁的兽性。


 


吴宣仪坐在地上,身上的毯子滑落在地上,她已经把脸洗干净了,衣服也换过了,生怕脏污会让傅菁的伤口发生感染,因为刚刚注射疫苗,傅菁的变异并不稳定,似乎又回到了刚刚学会变异时期的状态,耳朵和尾巴甚至还有指甲的形状都是狮子的形态,看起来绝对不是很好惹的人。


 


吴宣仪害怕她在无意识状态抓伤自己的右臂,伸手握着她没有受伤的左手,用脸蹭了蹭,有种动物毛皮的触感,“你会讨厌我吗?”吴宣仪轻轻地说,“你肯定不会。”气息洒在傅菁有些发烫的手心,傅菁毫无反应,体力消耗和药物作用让她没什么现在就清醒的可能。吴宣仪眨了眨眼睛,肌肤相触的位置传来令人安心的心跳。


 


“我好累。”吴宣仪用手戳了戳傅菁的鬓角,傅菁因为肩胛骨也有伤口,是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的,吴宣仪站起身子,把嘴凑到傅菁的耳边,“我知道你爱我。”说完吴宣仪感觉困倦向自己猛烈袭来,她坐回地板上,把头靠在床沿上,在模模糊糊的不安和疲倦中陷入了睡眠。


 


不知道睡了多久,吴宣仪感觉到自己握着的手臂被大力抽了出去,她猛地惊醒,外面的街灯从没有拉窗帘的窗户上透进来,傅菁收回了手,眼睛还是有些泛红,她坐在床上,背靠着床头,整个人显得非常低落和焦虑,吴宣仪只觉得心中酸楚,想要伸出手拉着傅菁缩回去的手,“我不要……你在这里。”傅菁几乎是一字一顿地挤出这句话。吴宣仪一瞬间如坠冰窖,“……为……”连为什么三个字的后两个字的尾音都被吞进自己的嗓子里,傅菁低下头,因为发热的汗水,她身上的衣服贴得紧紧的,“……”傅菁大脑胀得疼痛,她伸出手,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疼痛的触感和没有完全变异的手掌让她禁不住颤抖起来。


 


吴宣仪心下一片冰凉,“你讨厌我了是不是……”她想,自己真的太逊了,为什么眼泪完全控制不住,“你不想看见我是不是?”吴宣仪瘫回地上,沉默了一小会,她起身坐在床上,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深吸了一口气,“我会走的,等今晚上你疫苗的观察期过了,我就走好吗?”吴宣仪在心里下了决定,小声地询问傅菁,傅菁全身上下都疼的厉害,她没有办法思考吴宣仪说了什么,她心里还是有躁动的感觉,她觉得很害怕。“现在,就走。”傅菁把膝盖曲起来,说着。


 


“不行。”吴宣仪纵然心痛地愿意演一出依萍找刺的戏码,但是她还是决定要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爱的人,“你刚打完疫苗很危险,我说什么都……”不走。傅菁发出一声怒吼,用双手推倒吴宣仪,手指卡在吴宣仪的脆弱的脖子,“我一直,都很危险。”因为疼痛,傅菁忍不住嘶吼出声,眼角发红,瞪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吴宣仪。


 


吴宣仪反倒放心下来,心里柔软一片,“你不会伤害我的,就算,你变成,充满兽性的狮子。”吴宣仪用冰凉的手指一个一个掰开傅菁压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指,“你爱我。”吴宣仪轻声说着,她说着用双手环上傅菁瘦弱的背部,还小心翼翼地避开了肩部的伤口,傅菁手上的纱布隐隐透出一点血,傅菁觉得每一口呼吸都燥热不已,“我会伤害你。”傅菁把头埋在吴宣仪的肩膀,感觉到吴宣仪在地铁上感受到的冲动,她控制不住的用牙齿的边缘蹭了蹭吴宣仪的脖子,热气洒在吴宣仪的敏感处,吴宣仪不自觉的缩了缩双腿,感受到一股轻微地颤动。


 


“你不会,你会好好爱我。”因为傅菁的大腿卡在吴宣仪的大腿中间,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在暗示某种煽情的潮湿,她的脸上温度不自觉的变得有些高。良久,傅菁整个人有些放松下来,她用下巴蹭了蹭吴宣仪的锁骨,“你把我关起来吧,我想去笼子里睡。”吴宣仪心里难过,摇摇头,把手往下滑,伸手捏住傅菁不喜欢让人碰的尾巴根部,换来傅菁令人发软的叫声,“傅菁!我劝你还是识时务一点,再不给我安稳睡觉我就让你不好过。”吴宣仪气恼地又用了用力,平常被吴宣仪一凶就认怂的傅菁这下再也装不下去狠了,泪眼汪汪的被吴宣仪拉起来塞回被子里,还被吴宣仪瞪了好几眼,傅菁委委屈屈地道歉,但是心里确实忘了自己忧虑的事情,可能也是因为吴宣仪不管怎么训斥自己但是从来没松开的手。


 


因为不适失去思考能力的傅菁最后被吴宣仪吼了一句“赶紧睡觉”,傅菁瘪着嘴,拉过吴宣仪,拒绝让她重新坐回地板上,她相信吴宣仪,吴宣仪说自己不会伤害她,自己就不会。


 


吴宣仪也没有太挣扎,就缩进了被窝,但还是尽量不要压到她的伤口。


 


“你要好好的爱我,永远认定我。”她亲了亲傅菁的额角,这样命令道。“好。”傅菁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吴宣仪笑了笑,终于感觉到一丝放松,她嘴角含笑地和傅菁一起沉入了睡眠。


 



评论

热度(945)